林显鹏告诉记者,目前万龙、云顶滑雪场所在的崇礼县房价卖到了10000-25000元/平米,而同期张家口市区的房价只有6000元/平米左右。可见滑雪产业在中国已经成为其他产业的助推器,这对拉动中国经济非常重要。

国家体育总局11月2日发布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和《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按照规划,全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到2020年将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将达到10000亿元。这些规划都为中国的冰雪产业发展绘就了宏伟蓝图。

冰雪跨出山海关

国内也是如此。例如万龙、云顶、多乐美地等著名滑雪场所在地,除了有来自滑雪的收益,但更重要的是隐藏在其后滑雪所带动起来的房地产经济。

“万龙今年看重零基础和儿童滑雪市场,为此我们新建成了一条长达5公里的初中级雪道,非常适合刚入门的‘小白级选手’,”万龙雪场相关负责人梁惠英说,“随着滑雪产业在我国落地生根,滑雪人群逐渐增加,他们的需求会越来越高。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满足客户新需求。可以明确地说,明年的投资还会更多,总体趋势是一年投资比一年多,只有这样才能不断赢得客户。”

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滑联理事杨扬是黑龙江人,但她退役后却选择在南方的上海开设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她说:从发达国家看,南方地区完全具备开展冰雪运动的条件,如美国的洛杉矶,关颖珊就是从洛杉矶出来的,那里有全世界最好的训练中心之一,包括冰球、花滑等等,所以地域问题对于冰上项目已经不是问题。而且,中国的南方地区因为没有原有的体制限制,所以在体制上突破反而更容易一些。她还说,在冬奥会的带动下,他们的冰上中心比较稳定,有冰球300多人,花样滑冰200多人,短道速滑100多人,基础滑行还有好几百人。他们还与周边学校开展合作,整个冰场处于饱和状态。

投资热点DISCOVERY

在我国3亿人上冰雪的发展目标下,看重“小白级选手”的不只是万龙,而是一种大势所趋。云顶雪场相关负责人黄婧说,云顶今年建了“小白公园”,这是给零基础人群提供的边学边滑、安全系数高、乐趣氛围浓的场地。

冰雪与杂技文化相融合。演员脚踩半米多高的高跷冰刀在冰上起舞、飞奔黑龙江省杂技团打造的冰上杂技旅游演出《四季畅爽龙江冰秀》,融合了赫哲文化、戏曲元素等,并充分利用冰雪艺术元素,配合声光电的完美运用,勾勒出冰雪世界的神奇玄幻。

在谈到冰雪产业在国家战略中的作用时,林显鹏对记者说:“我认为冰雪产业对于我国目前实施的一些战略有重大的推动作用,但现在我们还没能真正将它很好利用起来。”

崇礼的太舞雪场今年夏天还处于如火如荼建设期,11月初已开业。负责人陈刚说,在冬奥的带动下,他们就要对接国际标准,从基础设施、管理团队到教学体系,都要彰显“国际范”。

享受飞翔的感觉

林显鹏教授:“我国在十二五期间大力倡导国民经济的转型,通过投资、制造、消费推动产业升级,那么消费性服务业就成为我们需要大力发展的一个方向,而冰雪产业恰好是优秀的消费性服务业。”

新华社石家庄11月26日电北京将携手张家口市举办2022年冬奥会,为冰雪产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国家、省、市、区体育主管部门近来纷纷出台产业发展规划,谋划大图景。在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期,“白色经济”独特魅力愈发彰显,备受民间资本青睐。

北京携手张家口成功申办冬奥会,使得北京延庆和河北张家口崇礼两个赛区成为引人注目的冰雪胜地。

林显鹏说:“四季无缝衔接是国际经验,像欧洲的因斯布鲁克、达沃斯等都是冬季滑雪,夏季进行户外活动,我认为应该打造一个四季的、户外的、度假休闲的完整产业体系。”

教学更是产业链上的关键一环。2012年7月,曾在全国高山滑雪赛事中4年摘得9枚金牌的郝世花,在崇礼成立了郝世花滑雪学校,这是我国首家职业滑雪培训机构,自主研发了九级滑雪教学体系为核心的专业滑雪教程。不限于崇礼,郝世花滑雪目前还已落户新疆阿勒泰将军山滑雪场,与将军山滑雪场合作组建“将军山——郝世花滑雪学校”,并已于11月19日正式开启了滑雪教学运营工作。

北京延庆太平庄中心小学是一所农村全日制小学,也是北京52所市级冰雪运动特色学校之一。在教委的财力支持下,学校花了80多万建设了一座1800平方米的冰场,并用15万购置了300双冰鞋和护具等。因为浇冰需要低温,通常在晚上12点至凌晨5点间进行,学校校长亲自维护,从2016年12月2日冰场开始运营到2017年2月15日关闭,校长只在春节休息了4天。记者去的时候已是冬末,冰面已开始化水,无法滑冰了,但一大片冰场在校园里仍显得很醒目。

需要政策支持DISCOVERY

在冬季运动普及的热浪下,冰雪装备制造、体育用品服务、冰雪竞赛表演、体育旅游、健身休闲等相关产业也展现出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冰雪产业的独特魅力正吸引越来越多的民间资本摩拳擦掌,投身其中。

冰雪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相融合。查干湖冬捕清晰完整地传承了先人的捕鱼文化。如今,古老神秘的查干湖文化为当地发展冰雪旅游注入强劲动力。当地以冬捕+为核心,组织了冰雪马拉松、雪地汽车越野赛、冰雪摄影大赛等精彩纷呈的活动,吸引大众广泛参与。

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正是中国政府实现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以及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2025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的最终目的。

在冬奥会的带动下,冬季运动发展已不限于自然基础较好的北方地区。我国已提出要全面推进冰雪运动“南展西扩”战略,形成“引领带动、三区协同、多点补充”的发展格局。

1996年,崇礼的第一个雪场塞北雪场诞生。20多年来,崇礼滑雪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初步形成以冰雪运动为核心,上下游产业协同发展的良好格局。尤其是申冬奥成功以来,崇礼新增了两家雪场。太舞雪场去年夏天还在如火如荼地施工,到去年11月就已开业,之后举办了2016-2017年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世界杯,是崇礼首次迎来的国际一流赛事。雪场负责人陈刚说,在冬奥带动下,他们要对接国际标准,从基础设施、管理团队到教学体系,都要彰显国际范。云顶雪场去年在场地建设、购置设施等投入7000多万元,而万龙雪场前年起就已扭亏为盈。

林显鹏认为,冰雪产业属于一种“注意力经济”,“注意力作用能诱发较好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这种情况下,冰雪产业的影响力系数或者说感应度系数是比较强的”。

张家口市崇礼区是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比赛地,冰雪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河北将把张家口打造成全国冰雪运动中心、装备制造中心和人才培养中心,将崇礼建成国际知名滑雪小镇,这让产业链上的相关方看到了前景,充满了信心。

朴素的百姓,在冰雪运动中感受着变化,期许着未来,共享奥运红利,擘画出一幅三亿人参与冰雪的生动图景。

林显鹏表示,目前国家在政策层面还需要有一定的突破,光喊口号而没有实际落地的政策不行,对于吸引企业投资极其不利。

张家口市科诺工程塑料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做仿真滑冰板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吴强说,仿真滑冰板外观和摩擦系数接近于真冰,只要室内有平整的场地,就能用仿真冰板拼接。由于不受气温限制,仿真滑冰板不仅在北方很受欢迎,还已经打开了南方市场。市场越广阔,对产品的要求也越高,目前他们正在抓紧研发仿真度更高的滑冰板。

冰雪与城市文化相融合。崇礼的主干道上,每一盏灯都是一朵美丽的雪花造型,雪花旁是一条弧形的雪道,把几盏漂亮的雪花灯连在一起。崇礼还设计制作了融入冰雪文化的城市形象标志,将文化元素融入城市建设、景观建设、基础建设中。

因为,从体育运动的角度看,中国不是冰雪运动大国更谈不上强国,从产业角度看,冰雪真正成为产业也只是近两年的事情。冰雪产业的链条还未完全成型,冰雪产业的商业化之路还处在起步阶段,盈利模式单一,对其他产业的渗透不深,产业与资本缺乏深度融合、内生性动力不足等问题清楚地表明我们需要时间来完成最后的塑型。

除了张家口,石家庄、保定、邢台、邯郸等地的小型滑雪场和包含滑雪项目的景区几乎完成了在河北省太行山沿线的全面“布局”。

易剑东表示,冰雪旅游已成为我国普及大众滑雪的主要渠道,各地体育和旅游部门应跨界通力协作,根据市场需求及时调整策略,推出更具趣味性、观赏性、参与性、体验性的冰雪旅游产品,促进冰雪运动+旅游向多元化和深层次发展。他认为,文化既是冰雪运动和产业发展的媒介和桥梁,又是创新扩张的内生动力和持久魅力。冰雪与文化相融合,有助于提升冰雪产业品位、档次和质量,助力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

雄踞祖国东北角的黑龙江省以世界级滑雪胜地——亚布力以及“中国雪乡”等国内外知名冰雪旅游景区为核心,将冬泳、冬捕、冬钓、滑冰、滑雪、泡温泉、冰上杂技、冰雪音乐演出完美融入冰雪产业之中,成为融旅游、文化、时尚、体育等多领域为一体的综合性国际“冰雪嘉年华”。

如果说普及滑雪受经济、安全、年龄等限制因素较多,滑冰则是地方推广冬季运动的突破口。然而在城镇化大力发展的当下,在市内寻找一个可以痛快滑冰的场地并非易事。可拆装冰场成为发展方向之一,已显露出广阔的市场需求。这也让相关产业商看到了商机。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去年12月在全国组织开展为期3个月的中国残疾人冰雪运动季,旨在动员、鼓励残疾人士参与、体验冰雪运动,推动冬季残奥运动在我国的普及

“东北的冰雪条件在全国首屈一指,习近平总书记前年在黑龙江、长春调研时曾说过一句话,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林显鹏教授说道。

郝世花说,这标志着郝世花滑雪全国滑雪场分校合作计划的正式开启。同时,他们还联合了众多滑雪业界内知名企业组成“战略发展联盟”,推动专业滑雪教学产业的发展。

青海的岗什卡雪峰海拔5254.5米,有盛夏滑雪登山乐园的美誉,是一块夏天都能任性滑雪的乐园

同样受益于冰雪产业的还有东三省。吉林省已经形成了以长白山、松花湖为标志的冰雪度假产业链。吉林省副省长李晋修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吉林省将在2020年实现冰雪旅游人数1亿人次,冰雪旅游总收入2300亿元。

在崇礼,万龙、云顶等老牌雪场经过多年积累蓄势待发,太舞等今年新建雪场更朝气蓬勃。其中云顶雪场今年在场地建设、购置设施等就投入了7000多万元,而万龙雪场去年起扭亏为盈,今年夏季万龙的建设投资达到历年新高。

冬天的崇礼云顶滑雪场,天高云淡,白雪皑皑。记者在山顶上随机采访了几名雪友。北京雪友赖刚这次是带着自己的小儿子滑雪。他说,孩子5天就基本学会滑雪了,滑雪既能让孩子享受速度感,又能亲近大自然。

林显鹏告诉记者,目前大多数雪场和冰场都是企业投资修建的,虽说因为肩负着培养冰雪运动员的重任,冰场在东北地区也有政府投资建造的,但山海关以内的冰场基本都是企业投资建造的。“现在的冰场大多数都建在大的商贸中心里面,比如北京的五彩城、北城购物中心等等,不过这些冰场的规模相对较小,另外就是房地产项目,例如万达的旅游综合体”。

除了大雪场,小雪场如雨后春笋,尤其瞄准错位发展展开攻势。据崇礼区旅游体育部门负责人毛玉君介绍,大雪场下午五点左右就得关门,今冬在城区中心将新开一家滑雪场,它的特点就是晚上也可以滑雪。

马拉着爬犁在雪原上奔腾,脚踩着毛皮滑雪板在雪道上竞技新疆阿勒泰冬季长达5个月,拥有喀纳斯旅游集散中心、千里岩画长廊、人类滑雪最早起源地等冰雪旅游品牌和产品,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观光参与。

“目前,国家在雪场税收方面没有优惠政策,财政方面也没有通过政府基金给予帮助。”林显鹏表示,能源政策对于冰雪产业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影响。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黄亚玲认为,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限制冬季运动普及的壁垒正在逐渐减少,人造旱雪、可拆卸场地等正在让越来越多的地区开始发展冰雪运动。

最近几年,国家和相关管理部门陆续发布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全民健身计划》、《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冰雪运动发展规划》、《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等系列文件,从政策层面、目标路径、产业政策、保障措施、落实主体等方面予以明确,为全国冰雪热再添一把火。

林显鹏认为国家需要给予冰雪产业一定的帮助,至少应该在财政、税收、土地、能源四个方面推出一些优惠政策,这样才能够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进入。

值得肯定的是,崇礼在大力发展滑雪产业、积极筹备冬奥会之际,仍十分注重保护生态环境。崇礼申奥办副主任侯丽霞强调:生态是崇礼发展的生命线!

林显鹏认为,冰雪产业长远发展必须实现四季经营,中国很多滑雪场都是一季经营,但现在一季经营的雪场除了具有巨大消费群体的北京地区外,其他地区都不是太好。

孩子们喜欢滑冰。这个小学里的10岁学生王奥云之前学了两年轮滑,去年冬天开始学滑冰,因为有轮滑基础很快就学会了。在2017延庆迷你冬奥会上,王奥云获得女子甲组400米季军。她的妈妈与她一起学滑冰,一起参加比赛,获得了青年女子组600米第二。

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正是中国政府实现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以及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2025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的最终目的。

今年春节已建成3个高山滑雪场、每日可接待2万人次的中国凉都贵州省六盘水市发出了滑雪何必去北国
雪上飞舞到凉都的豪言。根据人口占比和自然条件,贵州计划到2025年带动400万人参加冰雪运动。

纪胖说:以冰雪产业为代表的白色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新消费孕育出的新的经济动力引擎。毫无疑问,如果保持这一发展势头,不仅能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未来更能成为世界冰雪产业的领头人。外界也在用审慎的目光注视着中国如何实现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冰雪运动如满天雪花洒落在中国的各个角落。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