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是乐视体育公开招兵买马的初年,与曹操举兵的时期相似,这家公司在初期便聚集了不错的精兵良将。

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布内部信承认资金链的紧张,一个月后,乐视体育裁员20%。第二年5月,孙宏斌势力在乐视内部进行重组整顿时引发了一次大范围的裁员,乐视体育在这次风波中直接从700个员工锐减至200人。

此前,正是凭借着媒体内容、赛事运营、智能硬件和互联网应用四大业务模块,乐视体育对外勾画出自己是一家体育产业公司——而非仅仅是体育媒体的故事,得以“蒙眼狂奔”,快速招揽行业人才,并完成高额融资。

首先,互联网体育公司这样的“初生儿”,并没有被验证正确的成长路径,回顾当初,在乐视体育一片大好的走势下看到危机,正如现今的状况下看到希望一样意义重大。

图来源于网络

如果他在这次调整后选择离开,或许将成为这家公司供职时间最短的高管——不足三个月。在他之前,包括香港公司CEO程益中、赛事运营副总裁邱志伟、生态商业副总裁沈威在内的乐视体育其他已离职高管,供职大多不足一年。

在2015年一篇名为《这些年乐视都挖了哪些大公司高管?》的文章中,虎嗅整体梳理了包括乐视影业、体育、手机、汽车的高管人才引进,并进一步表示,乐视这些年在挖人上可谓不遗余力,不计成本。

2016年2月,乐视体育猛砸27亿获得了中超联赛2016/2017两个赛季中全部240场比赛的独家新媒体版权,这一价格是此前中超签约金额的几十倍。在这起大手笔交易中,既表明了雷振剑“all
in” 赛事版权的决心,但也透露了乐视体育在花钱这件事情上的无节制。

图片 1

“故事并未结束,旅程依旧坎坷”

开发布会、造概念、讲故事,这是乐视常用的“三件套”。生态化反一词便是如此诞生并成为乐视的一大关键词。

ATP年终总决赛,乐视体育恢复直播

我们必须承认,高端人才的疯狂引进,一定程度上确实与乐视体育迅速扩张的业务布局有直接关系。不过,在硬币的另一面,乐视体育对高端人才嗜血般的饥渴,与他们背后的集团乐视网如出一辙。

2018年3月,新乐视文娱获得融创中国及其他股东的10亿增资,并改名为“乐创文娱”,原属于乐视控股的股权则以转让、拍卖等方式被处理,这是张昭“离开”乐视的另一种方式。

伴随着高管离职——总编辑敖铭自今年5月11日正式加盟,到计划离职之日,在乐视体育效力只有7个月——乐视体育还将对对组织架构做出重大调整:联席总裁刘建宏继续主管媒体部门,彩票业务亦归此之下,同时负责公司外部的协同;首席运营官于航将协助CEO雷振剑进行对内管理,协调公司人力、财务和采购部门;副董事长马国力继续扮演“顾问”的角色。

图片 2

除了工作人员们劲不往一处使外,复杂的股东结构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拖了乐视体育的后腿。同年4月,乐视体育迎来了另一个高光时刻,宣布完成金额高达80亿元的B轮融资,其中刘涛、贾乃亮、孙红雷等10余位娱乐明星共计投资了逾一亿元。

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在体育产业论坛LeSports

从其业务本身的构成来看,表示自己“趟了不少雷”的CEO雷振剑面前仍有机会,其媒体平台依然足够强大,快且高清、拥有丰富版权的品牌已经深入人心,虽有人才流失,但其阵容依然能够维持;从另一方面来看,如果竞购中体产业的计划能够成真,拥有二级市场,未来仍有多样可能。

在2017年8月,梁军宣布了一次重大的人员调整。此后不久,阿木就宣布卸任一切职务,不少人认为他的离开说明了贾跃亭留在乐视最后的一股势力终于被削去。

这或多或少也是乐视体育对过去一味求快的打法的一种反思。用过高溢价争夺大量赛事转播权,对风险缺乏足够合理的控制,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如今的困境,并折射出体育产业过去两年中的不理性。

据生态圈了解到,乐视体育对中体产业的竞购意图非常明显——这种依旧非常“搏命”的打法,一定程度上显示了乐视体育此后的发展思路,紧跟资本市场,伺机找到上市机会

从融创孙宏斌到恒大许家印,再到第九城市朱骏,贾跃亭的神奇吸引力还在发挥着魔法。

紧接着9月,乐视体育邀请张志勇出任总裁。后者效力李宁公司超过20年,从财务晋升到了行政总裁,一度将这家体育用品公司做到接近100亿元年营收,也出现过战略决策失误而影响公司发展。他拥有的这些管理经验,正是乐视体育所看重的。

当然,所谓的“对赌条款”是否存在,我们不得而知。然而,在这些资本打法紧锣密鼓进行的同时,我们却收到了于航与张志勇即将离职的消息。

在雷振剑的带领下,乐视体育的确按计划迅速地进行了扩张。然而,被宏大的生态梦想遮住了眼,雷振剑并没有正视内部管理和风险抵抗的重要性。

在11月30日东莞举办的体育产业论坛LeSports

其实,去年此时乐视体育就有一次赌博,当时他们豪赌的是中超与付费会员。最近在疯传乐视体育将放弃中超独家版权,与PPTV“平分天下”时,生态圈也收到消息,乐视体育很有可能再进一步——彻底放弃中超版权。

2014年11月入职乐视体育,于航迅速地积累版权资源。在巅峰时期,乐视体育是全网唯一拥有欧洲五大联赛全部赛事版权的平台,还拿下了包括中超在内的几乎所有全球顶级赛事资。于航也因此很快就荣升为乐视体育的COO。

但在最新的调整之后,这种策略将不再如此。

▼关于合作与不合作的“蜈蚣博弈”,能很好的解释乐视与新英的关系——甚至还有乐视与参投其B轮的体奥动力的关系。

在这一时期,以孙宏斌为代表的融创势力和以梁军、张昭为代表的乐视高管撑起了整个乐视。然而,乐视沉疴难起,新的管理架构也于事无补,孙宏斌和梁军对乐视致新在发展路线上的分歧又让这一滩浑水搅和了起来。

在这个节骨眼,行业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乐视体育。

曹操是个人才控,孙权都称其“御将自古少有”,而同期的乐视体育也收罗了行业里最多的大咖,有人开玩笑的说,“中国体育界还是跟着乐视体育,才学会了C什么O这种规范叫法。”

为了挽救局面,组织架构的调整成为必要的手段。人员调整,向来是要让得力的人才在合适的位置发挥出最大功效,但乐视繁杂的业务体系和臃肿的管理结构使得被调动者也经常处于被动的状态。

据懒熊体育获得的最新消息,乐视体育内部已决定整体裁员,幅度将达到20%,其中智能硬件部门的裁员幅度将达到50%;乐视体育总编辑敖铭已提交辞呈,即将离职;而业务版块也有所调整,确定了接下来以媒体、线下和装备三块为主线,媒体业务为最核心。

尽管如此,在2月9日,生态圈全网首发的“乐视体育杀入中体产业竞购”的文章如同一颗深水炸弹,在中体产业的竞购中,出现了新理益、外滩控股、佳兆业和乐视体育的身影,其中本来“钱荒”的乐视体育入局,最为引人关注。

曾为光线影业的创始人,张昭在任职的四年间带领着光线影业一直保持100%的增长速度。2011年,光线影业与光线传媒合并登陆A股,然而张昭却离职加入了乐视。冲着独立上市的承诺,张昭与贾跃亭一同创立了乐视影业。

但这次联手并不顺利。一位接近张志勇的消息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加盟乐视体育后,张志勇发现可供自己施展的空间并不大。过去2年多乐视体育依赖快速聚集资源和战略扩张形成规模效应,疏于管理上的精耕细作。等意识到公司需要精细化运营时,现有的资源最终成了经营治理的掣肘。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张志勇很难切入管理,心有余力不足。

一些投资人士表示,自乐视体育深陷泥沼以来,行业中的互联网体育公司都多少遭遇了一些融资问题。

“乐视体育的迅速扩张曾让我感到压力,但从他身上我学到,做任何事的第一步先找人。”说这句话的雷振剑在公司成立以来就不断招揽体育行业的传统人才。

乐视体育离职高管,左起依次为:程益中、敖铭、沈威、邱志伟、谢楠。

从外部融资情况来看,2016年底开始计划的B+轮融资也在稳步进行中,据生态圈了解,本次融资的规模大约在40亿左右。

因此,在2015年4月乐视超级手机的发布会上,身陷政治传闻长期滞留美国的贾跃亭在被问及过去一年的感受时红了眼圈,当时坐在他旁边安抚他的正是张昭。

据乐视体育内部人士向懒熊体育确认,目前乐视体育总人数在1000人规模,这意味着将有200人面临被裁。

销售总经理沈威、赛事高管邱志伟、香港CEO程益中、主编敖铭先后离开,强力加盟的张志勇、马国力鲜少露面,虽然后者更多意味上扮演者行业顾问、资源疏导的角色,但张志勇的郁不得志、无力施展确是生态圈部分了解到的实情。

在外界看来,2016年7月原定在鸟巢举办的国家冠军杯比赛取消是这一下坡路的起点,而乐视主体的危机更是加快了其下坡速度。在这一期间,先是赛事运营中心总经理刘世杰离开,加盟了原部门副总裁邱志伟离开乐视后所在的东方园林。而核心版权资源的丢失让版权业务的老功臣于航也做了离开乐视体育的选择。

但现在看来,乐视体育的调整和震动要比贾跃亭所说的来得迅猛得多。

相比于张志勇,从加入乐视体育以来便奔走发声的于航,是行业里少有的体育产业高端人才,其在体育版权、付费内容方面的观念令生态圈一直多有收获,也是与雷振剑、刘建宏多次并肩出现,能够代表乐视体育的旗帜性人物。

在成本的不加控制背后,最根本的还是人员的混乱管理。

11月7日,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乐视集团董事长贾跃亭曾表示乐视将不会裁员,但年底考核会严格采取末位淘汰制,淘汰比例至少在10%左右。他还提到,乐视体育用两年时间成为了绝对的行业老大,调整会相对较小。

2014年5月,前奥美体育营销总监强炜加盟,8月来的是央视名嘴刘建宏和未来广告副总裁谢楠,到了10月,乐视体育在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阶段主管智能化版权的李大龙,以及海外市场及版权两大板块的于航相继加入。

据报道,空降而来的高峻曾因为刘建宏手下的内容部门“只会花钱、不赚钱”而想撤掉这一团队,但因为种种原因而未能执行。

另一方面,乐视体育还面临许多款项急需交付。乐视体育目前所有业务当中,成本最高的当属版权内容。

其后,随着孙宏斌输血乐视网,乐视体育得到供血,并进行了一些有效的精简措施,相比于人才困局,从资金的层面来看,乐视体育很有可能已经度过了最为艰难的阶段。

在离开乐视后,多数高管或创业、或跳槽,又开启了各自的新人生,在乐视的这段经历则成为了或深或浅的烙印。而对于乐视平台而言,它被混乱的管理所拖累,最终也没能承载住众多高管的期待。

在9月出任乐视体育总裁时,张志勇曾对懒熊体育表示,不会放弃自己创立的互联网运动装备品牌必迈。而在进入乐视体育之后,张志勇仅在9月12日官宣加盟时公开亮相过,其余时间并未公开现身。在公司内部,他也始终未得到过与“总裁”头衔相匹配的职权,这次调整后仅仅分管此前并未被明确的装备部门。

2016年底,乐视体育爆发资金链危机,新英体育向生态圈反映了乐视体育关于英超转播费用的拖欠情况,从当时的状况来看,乐视体育的确有些左支右绌,新英三天一次“逼宫”的频率也充分表明双方陷入“蜈蚣博弈”的两难境地。

2018年1月,雷振剑因个人健康原因正式向董事会提出辞职申请,辞去乐视体育CEO、乐视体育董事、乐视体育香港董事、乐视体育法定代表人等公司所有职务。

风暴之中的乐视体育,终于开始了它的自救之路。

在我看来,一定意义上,决定离开的于航,代表了乐视体育攻城略地时代的彻底结束,而张志勇的辞呈则反映了这家公司面临商业化需求的强烈倒逼。

当本月老牌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宣布将与贾跃亭的FF成立合资公司、注资最高6亿美元,一个难解之谜又一次被提起——为什么总有人相信他?而且相信他的人还都是些无比精明、在商界影响力巨大的“大人物”?

留给雷振剑的任务和时间都很紧迫

这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对目前的乐视体育而言,即使完成了乐视网的输血和下一次融资,这仍是一次赌博。

因此,当乐视这个主体爆发危机、将导火索点燃时,早已是一团乱麻的乐视体育很快就引火上身。

不过,这次一系列的调整最值得关注的地方在于,乐视体育在战略上正式将重心聚焦到媒体内容业务。

在我们看来,中超商业逻辑已经出现了扭曲和冲突,如果再沿着这样的方向发展的话,我认为中超高额版权的投入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在2015到2016年的巅峰期,乐视曾以“人人持股”的激励计划扩招了5000个员工。精妙的股权激励策略则契合了众多“高层精英”那份以小博大的心理与不甘心。

乐视体育手里还剩下一些筹码。在过去2年中,

或许之后可以再出一张图——《乐视体育高层今何在》

然而,即使央视知名体育主持人刘建宏、新浪体育合作事务负责人于航、NBA副总裁邱志伟、《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的一大创办人程益中等“明星”高管一一加入,他们也没有取得“1+1〉2”的成效,而是在不成熟的管理下各占资源。

图片 3

在乐视网融资发布会上,贾跃亭曾表示,“融资中的一百亿将投入到乐视的非上市体系,包括手机、体育,这应该基本满足阶段性需要。”据生态圈独家了解到,在获得孙宏斌火线救援的150亿输血后,贾跃亭已经开始分阶段向乐视体育返还此前挪用的30亿左右的资金。

人员调整也经常出现在公司发生势力变化的时候。在孙宏斌接盘乐视成为公司董事长后,曾多次对乐视网的中高层人员进行大规模调整,几乎将乐视网的核心高管进行了全数换血。

Run因短期盈利能力差,又缺少相匹配的运动人群,并不被看好。

▼2015年9月,虎嗅网整理的乐视体育的高层人才名单

但一年过去了,乐视起死回生的奇迹并没有发生,孙宏斌接盘乐视一事陷入了更大的争议。2018年12月,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总经理刘淑清、副总经理袁斌、董事李宇浩的辞职报告。继融创高管一一撤退后,乐视已成为了没人接手的烫山芋,也终将迎来退市的结局。

除了资金压力,乐视体育内部的经营和管理同样也需要这种刹车来改善。

这样的决策在孙宏斌投资乐视的发布会上就能瞥见端倪,而刘建宏在去年底的一席话则更能证明乐视体育对其狠心砸下的中超版权,有多么失望。

彼时的于航还能因为自己的状态问题而迅速离职,但身上背负着更大责任和更多希望的刘建宏和雷振剑只能继续坚守在乐视体育这座快要倾覆的大船上。

据懒熊体育获得的最新消息,乐视体育内部已决定整体裁员,幅度将达到20%,其中智能硬件部门的裁员幅度将达到50%;乐视体育总编辑敖铭已提交辞呈,即将离职;而业务版块也有所调整,确定了接下来以媒体、线下和装备三块为主线,媒体业务为最核心。

唱好与唱衰的声音还未结束,乐视体育依然坚持着,行业对这家公司的讨论也将永远持续下去,夸张些说,乐视体育的存在,原本就是中国体育产业发展轨道上一道完美的缩影。

从操盘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版权业务,到工作无法开展并向央视系的刘建宏汇报,于航三个月后就离职。“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确实我不喜欢当时那种状态和我自己了,那我就要选择放弃。”

一方面,乐视体育对外宣布的B轮融资金额是80亿元,估值215亿元。就现状而言,继续从外部融资的门槛已非常之高;同时,由于目前整个乐视集团资金严重短缺,从内部调取大额资金对乐视体育而言也不现实。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