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1月26日,十三冬的赛程已经进行了一半,经过2天的休整,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也战火重燃。单板滑雪平行项目平行大回转的男女2枚金牌,分别被长春队的毕野和吉林市队的牛佳琪收入囊中。
男子比赛中,长春队的毕野一路过关斩将夺得冠军。毕野表示,这是自己的第1块冬运会金牌,所以之前也特别希望在比赛中有所发挥。比赛的过程,毕野认为跟预想的差不多。十二冬单板滑雪平行大回转、回转双料冠军郭林是这次43名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代表乌鲁木齐队出战的他在半决赛负于毕野的队友孙欢,最终只获得第4名。孙欢获得亚军,另一位老将解放军队的李春辉获季军。
女子比赛出现感人一幕,女选手中年龄最大的吉林市运动员牛佳琪在冲过终点后与助理教练孙艳鹤相拥而泣。1月12日,牛佳琪在训练中意外受伤,能否出战十三冬成疑。中断训练十多天,奇迹般地复出后,牛佳琪带伤夺得冠军,这也是她在十二冬包揽单板滑雪平行大回转、回转金牌后,对冬运会女子单板滑雪平行项目金牌的继续独占。牛佳琪的队友臧汝心在决赛中受伤,屈居亚军,长春队选手徐小小获得铜牌,受到期待的哈尔滨17岁小将宫乃莹获得第4名。
单板滑雪平行项目与雪上项目的基础大项高山滑雪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在高山雪道进行,采取绕行旗门比拼速度的基本规则。但在赛制方面,单板滑雪平行项目又与高山滑雪有比较大的区别。高山滑雪采用每次出发1名选手,2次滑行成绩相加依总成绩决定名次的办法。在单板滑雪平行项目中,每次2名选手一同出发,同样把2次滑行成绩相加得出预赛名次,再进行淘汰赛。十三冬上,单板滑雪平行项目预赛的前8名进入淘汰赛,依次进行1/4决赛、半决赛和决赛。淘汰赛阶段采取PK制,每2名一同出发的选手在第2次滑行时由第1次滑行领先者先出发,落后者按照落后的时间多少延迟出发,第2次滑行中先到终点者晋级。
与高山滑雪每次滑行都是和自己比赛不同,这样的赛制使单板滑雪平行项目带有更多比拼、对抗的元素,让项目具备了更强的观赏性。
今天的丝绸之路仍有大批观众亲临现场观看比赛,他们也表达了观看单板滑雪平行项目不一样的感受。市民马强已经来看过高山滑雪的比赛,今天又带着母亲来到了现场。马强说:我个人更喜欢单板,相对双板来说单板的难度更大。加上这个雪场坡度这么大的雪道,单板带给我的震撼要更强烈一些。另一位观众玛依拉说:我觉得单板比较帅气一些。
单板滑雪平行项目有阿勒泰、乌鲁木齐、哈密3支东道主代表队出战,对新疆运动员的表现,吉林市、阿勒泰队双料教练韩双启点评说:新疆运动员的雪龄不长,经过4年的训练基本掌握了单板平行大回转技术。现在他们在全国比赛能够取得第11到16名的成绩,相信4年后的十四冬上可以有所建树。

滑雪战队是北京冬奥组委面向社会公开招募和培养的专业人才队伍,以前期专业志愿者身份进行保留,作为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及相关测试赛雪上项目赛道作业的人员储备。滑雪战队利用每周末时间组织培训,雪季还开展集训,并通过参与一系列冬季项目赛事办赛工作,接受实战历练,提高办赛本领。目前,滑雪战队共322人,已开展16次教学。未来,北京冬奥组委将择优选拔滑雪战队队员参与赛时运行保障工作,并努力为冰雪运动产业发展培育一支骨干队伍。

中国农业大学单板滑雪运动员李妍锐。史春阳/摄

图片 2

“Shymbulak”滑雪场群山环抱,一下雪便雾气升腾。上午已经完成比赛的李妍锐,按捺不住一颗玩儿心,又来到了赛场旁边的雪道。

丁濛在进行数据收集程序《冬奥故事》设计数据收集程序
研究全新比赛规则丁濛:很自豪能为家乡冬奥会服务

“这儿的雪太棒了!国内的雪场根本没法儿比。”李妍锐是典型的北京姑娘,大气、开朗、健谈,该带儿化音的地方都带着儿化音,有点儿假小子的劲头,“上午雪没现在这么大,但在出发台那儿,能见度还是比较低,现在雪更大了,但好不容易来一次,不能白来不是?”

37岁丁濛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在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担任教师,如今光荣地成为北京冬奥组委的滑雪战队成员的他,正在向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比赛专业志愿者的方向努力训练。丁濛表示,自己参与了滑雪战队雪季集训和赛事实战演练,负责赛道的平整、维护、定点、划线等工作,“希望2022年能成为一名专业志愿者,为家乡举办的冬奥会服务,绝对是能自豪一辈子的事情。”

李妍锐参加的项目,是本届大冬会女子单板平行回转比赛——单板项目现在在国内颇受年轻人欢迎,不论是自由式、平行回转,还是U型槽,靓丽的雪服、如涂鸦般色彩斑斓的雪板、滑行时帅气的样子,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冬奥会专业志愿者必须具备高超的滑雪技能,而能够打开这扇大门,丁濛凭借的也是娴熟的滑雪技术,“
2008年至2009年雪季,我当时在浙江上大学,假期回北京后,大学同学带我滑了一次雪,我觉得特别好玩,就上瘾了。”

“在国内的时候,雪场有很多人跟我说,‘嘿,哥们儿,滑得不错啊’,我会摘下雪镜来跟他们说,‘嘿嘿,不好意思,是姐们儿’,哈哈。”

和领路的同学一样,丁濛一开始滑的是单板。后来,他不满足于只在北京滑雪,开始光顾外地的雪场,也逐渐从单板改成双板,“在雪地里走路,单板没有双板方便,而且玩双板的人还是多。”从2016年开始,丁濛每年能滑上100多天,“我是老师,有寒暑假,所以有充足的时间去滑雪,假期基本上都在滑。寒假在北半球滑,暑假就去南半球,新西兰是我常去的地方,那里的专业滑雪指导帮我提高了水平。”

李妍锐14岁开始玩单板,极大的兴趣让她一直坚持练习。2016年之前的雪季,她一直在主攻自由式,直到去年年底,才改练平行回转。“去年参加了一个商业的平行回转比赛后,觉得回转项目比自由式的滑行更有意思,再加上遇到了贵人,就改练回转项目了。”

机缘巧合,丁濛成为了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前期专业志愿者,“
2017至2018年雪季时,我填写了一张朋友发来的信息表,后来我在新西兰滑雪时,就有人从北京给我打电话,说欢迎我回去考试。去年10月,我在北京体育大学进行了体能测试,各项都合格。雪季后,我就加盟了滑雪战队,成为小海坨这边的工作人员。”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