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我们也发现,与上一轮体育产业的争夺战相比,如今产业整体更在意的是业务稳定、如何盈利的问题。产业做强做大需要时间,但在巨额投入后的回报压力及互联网产业的激烈竞争下,体育这个领域所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一地鸡毛上市后一度野心勃勃的冯鑫,终将暴风和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地鸡毛。暴风集团公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又收到监管机构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说明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是否涉嫌单位犯罪,是否与…

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万达体育总裁杨恒明接受采访时表示,此次募资将主要用于减轻债务,并表示万达体育的现金流仍充裕,可支持未来的发展和投资,将把部分募集资金用于偿还364天定期贷款融资下借入的4亿美元及相关费用,而此笔贷款年利率高达11.5%。有分析师认为,由于万达体育上市募资主要用于偿贷款和利息,并且负债率较高,可能不受市场待见,况且今年体育也不是大年,加之目前美股对中概股风险偏好下降,或是万达体育首日暴跌的原因。目前万达体育95%的收入都来自于海外,主要营收方式为专业竞技体育赛事收入。

为此,2015年初,暴风成立了主营VR业务的暴风魔镜;2015年12月,暴风发布了暴风TV;2016年,冯鑫在收购MPS布局体育业务的同时,计划以10.8亿收购刘诗诗、吴奇隆的稻草熊影业60%股权、以10.5亿收购甘普科技
100%的股权、以9.75亿收购立动科技
100%的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30亿,来布局暴风的影视及游戏等业务,不过该项并购最终因溢价过高被证监会否决。

上市两个月,暴风市值暴涨十倍,达到400亿元,一度被成为“妖股”。这让冯鑫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信,提出了“DT大文娱”战略,欲将暴风从网络视频企业转型为互联网娱乐平台。

有业内人士称,乐视体育的失败,归结为三点:“股权结构混乱;资金漏洞,使其失去了很多版权,平台丧失了竞争力;管理混乱。”

凭借暴风影音,暴风科技于2015年3月创业板上市,上市后,暴风打造“DT大文娱”概念,成立暴风TV进军互联网电视,又多头布局进入体育、VR等产业,极力效仿当时贾跃亭的乐视,因此暴风有“小乐视”之称。

图片 1

此前两日,万达体育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WSG。但直到第二日凌晨两点左右才正式开盘,开盘价报6美元,较发行价8美元下跌25%。该股最终收跌35.5%,报收5.16美元的日低,盘后涨近3.5%。

冯鑫对这场收购极为重视,认为拿下MPS是暴风入局体育版块的“最后一张入场券”。

暴风唯一翻盘的机会,是互联网电视业务暴风TV。2015年7月,暴风TV成立,原创维彩电事业部副总裁刘耀平担任CEO;2015年12月,暴风TV发布第一款电视产品;2017年5月,发布第一款人工智能电视。冯鑫在去年反思说,应该早早把精力集中在TV这件事上。

另据报道,乐视体育已在5月20日被吊销营业执照。据调查,乐视体育营业执照被吊销,是由于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乐视体育作出的一则行政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乐视体育存在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6个月未开业,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6个月以上的违法行为,因此被处罚吊销营业执照。

上市后一度野心勃勃的冯鑫,终将暴风和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地鸡毛。

暴风影音曾是中国视频行业的一支新锐力量,冯鑫的暴风集团核心业务之一就是暴风影音。
暴风集团于2015年3月份A股上市,被称为“妖股”,40天里,36个涨停板,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暴涨至307.56元,在2015年5月21日盘中创下327.01元的历史记录,较发行价上涨45倍,总市值超400亿元。
而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个人身价在当时也一度达到58亿元。

同时,万达以6.5亿欧元并购世界铁人公司,那是世界上最大的铁人三项赛事品牌拥有者和赛事运营方。在这两家公司的基础上,2018年,王健林整合旗下体育资产,正式在香港注册成立万达体育,旗下囊括盈方、世界铁人公司、万达体育中国三家公司。

随后,招商银行于今年将光大证券告上法庭,因收购MPS时,招商银行作为优先级提供资金时,光大与其签署了差额补足协议,若招商等无法退出,由光大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VR是冯鑫看好的一个方向,当然,很大原因仍然是Oculus收购案带来的火热。但VR行业2016年开始降温,暴风魔镜再次成为“先烈”,连带着让控股接近20%的暴风集团上市公司产生了1.04亿的重大资产减值。

如今,体育行业到了需要面对的难题的时候了,尽管巨头们各显神通,但行业出口在何方仍在讨论和探索中。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使各个产业增长纷纷陷入瓶颈期,资本市场开始有走向寒冬的趋势。二、与过去把赛事信号放到电脑及手机屏幕上的直播模式的基本体育业务相比,现如今如何围绕体育IP进行全方位的开发才是把产业做大做强的关键。

而奇怪的是,作为收购方的暴风和光大在专业机构做财务顾问的情况下,收购
MPS时,未对核心人员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以至于MPS创始人拿到中方资金后就另立门户;此外,当时收购时,MPS就面临着主要赛事版权即将到期的问题。

出事或与收购MPS有关

2015年,万达联合伦敦私募股权基金Bridge
Point以10.5亿欧元,收购全球最大体育媒体制作与转播公司盈方62.8%的股权。总部位于瑞士的盈方与国际足联关系密切,旗下拥有世界杯赛事独家销售权。

彼时,暴风集团尚名暴风科技,暴风科技与其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光大浸辉投资、上海群畅公司及其他合伙人共同设立了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作为上市公司并购基金的平台,于2016年5月23日完成收购了MP
Silva Holdings S.A. 股东持有的65%股权,涉及资金52.03亿。

大家之所以敢参加这场赌局,很重要的原因是有上市公司托底,浸鑫和暴风约定,一年半内暴风上市公司“接盘”MPS,浸鑫基金则完成退出,大家都挣钱。

大体上看与其他破产公司没什么两样,MPS在2018年10月17日由于欠债太多,被英国法院宣判破产清算。当年冯鑫在并购时利用“杠杆效应”以2.5亿人民币成功撬动52亿元人民币。但是冯鑫在上市公司的主体暴风集团之外成立了暴风体育和MPS签署一份谈判授权协议,协议的内容即在外面谈的无论什么版权,这部分钱都进暴风体育的报表,和MPS基本无关。猜测冯鑫可能是希望直接把MPS装进上市公司主体暴风科技的壳中,后来监管趋严,不允许这种非主营业务给投资者画饼,股市也不理想。大股东都被坑惨了,要把钱收回来,只能撕破脸了。

业绩糟糕,暴风集团的债台也高垒。2017年暴风的资产负债率为64.86%,2018年高达168.69%,到今年一季度,其资产负债率为166.33%。

2019年7月12日,暴风集团对外发布2019年半年报亏损预告,预计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亏损2.3亿到2.35亿元。昔日的暴风神话已不在。

2016年6月7日,暴风集团正式宣布成立暴风体育。成立3个月拿到超2亿元首轮融资,11个月日活峰值达到87万,超过新浪、乐视体育等。并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体育版权业的巨头之一的MPS的多数股权。这一举动在行业里掀起不小的声浪。

公开资料显示,收购平台上海浸鑫成立于2016年2月25日。仅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光大浸鑫与冯鑫的暴风科技网罗各路投资机构,由光大浸鑫、暴风投资、上海群畅作为承担无限责任的GP总计出资了300万,招商银行旗下的招商财富、爱建信托、光大资本、光大资本等11家机构作为LP总计出资了52亿,共募得52.03亿,专门用来收购MPS
65%的股权。

从最开始的400亿市值到现在18亿也就短短四年的时间,开始于本地播放器,期间也不断在尝试转型,但每一次都已失败告终。曾经万众瞩目的“妖股”,现在已是千疮百孔,此后的暴风影音还能否翻盘以及如何翻盘,仍有变数。

成立三年,一地鸡毛

也就是说,光大与暴风对收购MPS进行兜底。

最近的暴风集团正处于风口浪尖中。

好景不长,2018年5月,暴风体育核心员工被曝陆续离职;2018年7月,暴风体育CEO在集团内部发文,暴风体育进入“冰封期”;2018年10月,MPS进行了破产清算;今年7月28日,CEO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逮捕,7月29日A股开盘,暴风集团跌停,市值已缩水至18亿元,入局体育板块恰巧成了压倒暴风集团的稻草之一。

图片 2

7月30日,暴风股价下跌的势头依然没有改变,至下午1点38分,股价为5.10元/股,总市值16.81亿元,距其巅峰时期400亿元的市值滑落超9成。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